金沙全球赢家信心之选

  1. 文艺频道
  2. 故事

清明夜,与滢在生死瞬间的相逢

看不见,黑暗的一片又一片。上一秒在干什么,此刻已然记不得了。只是想到上一秒忍不住的心口一阵抽痛,很痛,不,应该说很痛苦。不敢去想这是怎么了,只能在一片黑暗里尝试找到一点别的什么。

不知道过去多久,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还活着,因为感觉眼前的黑暗不够真实。这种感觉又好像是做梦,可又无法醒来,只能一直沉寂其中。仿佛掉了黑暗的深渊,一直在坠落,一直在挣扎。当我感觉到一切都是徒劳时,我放弃了,放弃了任何动作,只是看着眼前的黑暗。

“叮咚……”远处传来这样的声响,我慌张地去寻觅,可是怎么也找不到。于是,我大声地喊道:“是谁在哪里?”可是过了很久,黑暗依旧是那个黑暗,没有任何回应给我。

我不明白,也不敢去明白,因为我一旦去想就会心痛。我很怕痛?应该是这样,不然我怎么不愿意去想明白一切,找到我眼下问题的原因呢。可是一直身处黑暗,我不免又有畏惧,因为太黑了,什么也看不见,很怕自己已经死了。人死了会不会就是这样呢?一片又一片的黑暗,可我依旧不敢去想。

“叮咚……叮……”又是那个声响,可怎么去找还是看不到,还是眼前的黑暗。我开始慌了,开始急了,开始害怕了,又张开了口大喊道:“这里有没有人啊?”依旧没有回应,依旧是眼前的黑暗。

“叮咚……叮咚……叮……咚咚……”这一次那个声响开始了连绵不断的发生着。我开始害怕了,因为这声音过于沉重,仿佛就在我耳边响起,可我伸手出抓,什么也没有抓到。

“叮叮叮……叮咚……叮叮叮……叮咚……”这次的声响开始有所不同,我忍不住大喊道:“这是你给我的什么暗示吗?”之所以这样问,是因为我发现这些相声有着一种规律,一开始是不太让我能发现,可是伴随着多次的发生,使得我竟察觉到了某种暗示。

“叮……叮咚……叮……”声响再次发生。我瞬间明白了,这就是我要的回应,仿佛有个人在我耳边说:“回……回去……回……”我大喜,开始大喊道:“你是想让我回去吗?是这样吗?”

“叮咚……”再次响起,我瞬间明白了。原来我不是一个人,有“人”陪着我啊。我于是大喊道:“我应该怎么样才能回去呀?”

“叮叮叮……叮……叮咚……叮叮咚……叮咚……叮咚咚咚……咚……叮咚叮咚……”

一阵响起的暗示,对方在告诉我:“相信我只要一直往前跑想起来自己是谁就能够回去!”

“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……”这是在告诉我:“快点快点快点跑起来想起自己吧!”

于是我不再畏惧,不再害怕,不再犹豫。一步一步又一步,我开始在黑暗里跑了起来,那个声音也在我跑起来的那一刻再次响起,而且不再消散。仿佛对方一直和我说“加油”“请相信自己”,于是我大口喘气,不再怕想起一起的痛苦,开始眼前有了光芒。那是一个白点,我追逐它,开始发现它越来越大,直到我追到它。

“你是?”我看着眼前白光里的人,狐疑道。

她笑而不语,伸手示意我走进白光里来。我虽然狐疑着,但还是走进了光里。我看着她,她看着我,我开始她开始张开嘴,勉强说出了这样一些话:“君…多年未见…可还安好…滢…已经…等君…很久…很久…”

“等我很久了?”我怀疑道。

“是…滢…滢等君…很久…”她说。

这怎么可能,我根本没有见过她,这个自称是“滢”的姑娘,为什么会这样说呢?于是我问道:“那为什么我不记得你呢?还有滢姑娘,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“君…真的…真的…不记得…记得滢…了吗?”自称是滢姑娘问道。

“对呀,我真的不认识你呀。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呀?”我着急道。

“君…”滢姑娘开始哽咽了,只见她的眼目间一行泪开始流出。

“别哭呀,滢姑娘,我只是想回去,你能不能告诉我啊?我真的不认识你,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我不能在这里。能不能告诉我,我应该怎么办啊!”我开始紧张了,因为我看她哭,不知道为什么心口十分憋闷。

“君…君…能不能…再看…再看…滢一眼…”她道。瞬间,她就不再哭了,脸上的泪渐渐的变成荧光点点消失了。

为什么要我看她呢?虽然很疑惑,但我还是好好地看着她。我发现,这是一张十分漂亮的面容,之前由于着急没有仔细看过,这一看仿佛再也不愿意移动视野了。她真的很美啊,是那种无法形容的美,清秀、清纯、浮丽……可能天底下那些美好的词汇都是用来形容她的吧。看了很久很久,我意识到这样不太好,于是说道:“我看好了,你很美,是那种‘此女本应天上有,人间难得几回闻’的美。”

她笑了,这一笑又美了。不过转瞬间,她再次面露哀伤,张口道:“君…君快…快回去…回去…回去吧。”

“我怎么回去呢?”我狐疑道。

“君…跟着…滢走…跟着滢…”她说罢,就转身往前走去。

“好。”我应声跟了上去,却发她身着是一种古代的服饰,看着像是“戏服”。一开始没有仔细看,这一看发现她似乎在哪里见过。

走了很久,我慢慢发现周边的一切开始有了一些变化,从一开始的黑暗变成了各种颜色,直到一切变成白色。期间我问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她说因为想我,我又问她我又为什么出现在这里,她却一直不愿意说。

“君…君后面的路…只能靠君…自己了…”她道。

“你不跟我一起走吗?”我好奇问道。

她笑了笑,然后走向远处,像我挥手,然后就消失了。

我有些吃惊,可一点也不害怕。我也笑着,向她消失的方向挥手。突然间,我听到有人在喊我,而且眼前的一切开始逐渐迷糊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……

我原来是做梦了呀,一场奇怪的梦,看了看时间是凌晨,看了看日期是清明。我似乎又在下午睡着了,可一切又仿佛有些奇怪,因为我竟然是躺在地上的。胸口的痛疼,眼睛的酸痛,以及冰凉的四肢。我意识到我可能发生了什么,遇见了现在大多数人都可能遇见的问题“猝死”。

我还记得“滢”,因为她是冥冥中来拯救我的。我后来研究发现,我之前所处的黑暗可能就是死亡时灵魂所在的空间,也就是说我以为过度的劳累,在房间的地板上倒下陷入了“猝死”的瞬间。因为“滢”的出现,我没有就此沉陷在黑暗深渊真的死去,而是跟随她回到了人间。

可是我依旧不记得“滢”是谁,只是现在想来似曾相识,像极了我过去诗歌里的样子。听说“心有所想,夜有所思”,“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”。所以,有没有可能这一切都是真的呢?

本站只提供内容展现不表达任何观点,本文内容由作者投稿发表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作者:梁开欣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originalmusicposters.com/856

or